凤凰中国

环江创建低碳模式;2000名农民植树出售“碳”

去年年底,环江毛南族自治县龙岩乡朝春村村民刘有英种植了1000多亩树木,从世界银行碳基金中获得了4000元。

刘友英既不卖木材也不卖土地,而是卖森林吸收的二氧化碳。

2006年,世界上第一个生物固碳造林项目在环江县实施。

这是一个林业碳汇项目,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合作,以履行其温室气体减排义务。

这意味着发展中国家森林在造林后吸收的二氧化碳可以作为商品出售给发达国家。

截至2009年底,2000多名环江农民种植了近3万亩树木,从世界银行碳基金共收到125万元“碳汇款”。

他们中的许多人过去是“木炭销售者”,他们砍柴烧炭。

北京专家表示,该项目已成为全球林业碳汇贸易探索中的一项突破性举措,并将成为发展中国家开发林业碳汇项目的模板。

第一个林业碳汇项目落户环江。1997年,《京都议定书》在日本东京获得通过,世界上100多个国家相继加入。

根据该协议,温室气体排放量超过规定数量的发达国家可以通过购买其他国家或地区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来履行减排义务。

森林可以吸收二氧化碳。

但是森林吸收的二氧化碳如何才能成为可交易的对象呢?世界银行在探索“森林碳汇”的长期机制方面仍然是空白人。

在自治区林业厅的领导下,环江于2004年正式申请成为第一个”实验场”。

2006年4月,双方达成协议,按照清洁发展机制的规则实施的世界上第一个林业碳汇项目位于环江。

尽管“碳汇”市场已经引起了广泛的讨论,但由于缺乏买家,它仍然没有市场。

世界银行的碳基金必须首先作为买家进行购买。

因此,根据协议,环江林务员植树后森林吸收的二氧化碳将由世界银行碳基金以每吨4.35美元的价格收购。

2006年至2007年,近2000名农民在西北县高海拔地区6个乡镇的荒地上种植了近3万亩树木。

通过初步测算,2008年,这片森林共吸收二氧化碳约1.6万吨,世界银行碳基金支付46.9万元。据初步估计,2008年,森林吸收了约16,000吨二氧化碳,世界银行碳基金支付了469,000元。

2009年11月,世界银行碳基金又支付了781,000元。

根据协议,森林每年吸收的二氧化碳将由世界银行碳基金购买。

几年后,在世界银行的碳基金停止购买后,剩余的二氧化碳减排仍然可以在碳汇市场上市出售,并将得到《京都议定书》所有缔约方的认可。

这意味着,除了木材和森林副产品的收入之外,林农还可以在几年内获得数百万美元的额外“碳汇收入”。

由于发展中国家有太多的林业工作者学习环江模式,该项目由环江星环林业公司牵头。

为了给农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公司采取与农民分享利润的方式:农民分得土地,公司投资造林,木材和森林副产品收入除以4: 6,碳汇收入除以6: 4。

环江林业局项目办公室主任黄炳涛表示,根据预测,该项目将在30年内共带来1133万美元的收益。

除经济效益外,人工造林还产生巨大的社会效益。

黄炳涛表示,根据预算,该项目将人为清除53万吨温室气体,并有助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项目的实施对环江县的生态环境也有很大的好处。

根据协议,从1989年12月31日起,重新造林项目的土地必须是无林的。

然而环江县西北部属于高海拔山区,自然条件恶劣,长期存在成片荒地,水土流失严重。

碳汇项目实施后,以前的荒地到处都是绿色。

与此同时,在“低碳”生活已成为共识的背景下,许多试图开发林业碳汇项目的国家和地区纷纷涌向环江进行考察。

黄炳涛表示,自项目实施以来,来自越南、日本、荷兰和加拿大等20多个国家的专家已经来到环江县考察碳汇项目。

目前,林业碳汇项目也已开始在亚洲、非洲、东欧等国家推广。

即使在中国,林业碳汇项目实施的消息也来自云南、内蒙古、四川等地。

世界银行中国代表处农业专家刘进表示,各地区林业碳汇项目的方法主要基于环江县的水测试。

刘金表示,环江县林业碳汇项目的初步试水已经形成了一种有效的激励农民植树的机制。

更有价值的是,这次水测试是全球林业碳汇贸易探索中的一个突破性举措。这对发展中国家寻求造林减排与经济效益的统一具有标杆意义,并将成为发展中国家发展林业碳汇项目的模板。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