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中国

《新党杂志》赞扬了胡雯的新政

全国性报刊重组后,新党报大胆出现,赞扬胡雯的新政策,报道孙大午案等敏感事件。

党内民主党对胡雯寄予厚望,但胡雯最大的错误是控制舆论和宁左。

11月,北京街头新出现的《向东看》和《新京报》公开庆祝胡锦涛新政。

《东方》第一期的封面是以中国传统绘画为背景,以“新政一号”为标题。

传统汉字“一”被放大,填充在图片的中心。“一”字的前面是胡锦涛在十六大结束时微笑着挥手的照片。

在满是美女和男人的报摊上,这真的很吸引人。

这两种新出版物是继9月份进一步“管党管政”后成立的党报新副刊。强大的党性已经跃然纸上。

“新政”一词自胡锦涛上台以来,在中国香港不断被海外媒体和互联网传播和评论。现在它已经被日本小媒体正式接受。

三月份人大换届时,《南方》第25版的《朱镕基》和《新闻》中的《敢于直言的朱镕基》这两篇文章被编辑,这确实让人们对日本的天气变化有了很多感受。

胡雯的三个未来方向?胡锦涛作为邓小平生前任命的小日本第四代领导人,为小日本党如期召开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而煞费苦心。

他不仅在1982年邓小平一人宪法的基础上控制了军事力量并继续担任军委主席,而且为了让在常委会选举中得票最少的曾庆红顺利继任,他毫不犹豫地将七人常委会改为九人,差额选举改为平等选举。

胡锦涛和他的政治盟友温家宝是常委中唯一的一个。他们面前显然有三个政治前景。

一是忍辱负重,愿意当皇帝。

第二是给人们一个机会,像赵虎一样摆脱他们。

这种风险随时存在。在萨斯期间,蒋军在等待笑话,但胡雯努力工作,不让对方找到机会。

三是稳中求变,依靠人民稳步推进改革,巩固政权基础。

这三种前景目前都存在。胡想走哪条路?还不清楚。

黄佳建议刚刚在10月底召开第十六届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的胡锦涛参加在曼谷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蜜蜂会议。他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他上任后面临的最大困难是非典。

事实上,胡雯执政后最大的成功也是他在战胜非典时注重人民和弱势群体的务实作风,这也使他们对巩固刚刚获得的政权基础有了信心。

他们不断面临的政治挑战是分裂和瓦解应该掌握在他们手中的政权基础。

十一大后,两位政治局常委贾庆林和黄鞠共同向中央政府提议成立以曾庆红为主任的“国防和安全委员会”。

在此之前,拒绝参加国庆招待会,形成了新旧战线。

贾庆红和黄提出让曾庆红担任主任,但没有让军委主席兼主席,因为军委主席的职位迟早要按照法律程序归还给总书记和胡锦涛主席,而曾庆红则被介绍为两个人,两个人,一直独霸大山。

何家东解释说,在接到黄佳的提议后,三位代表和三个人胡锦涛立即召回了温家宝,他当时正在参加捆绑联盟的“十加一”峰会,温家宝必须提前如期回到中国。

在随后的政治局全体会议上,胡雯依靠卫生部长张文康在萨斯下台期间获得的多数票,拒绝了黄佳的提议,挫败了江泽民的分权阴谋。

获胜的直接原因在于公众舆论。

胡锦涛上台后,人们失望了两次。一是他第一次被公众期待已久的“七一”讲话,只谈“三个代表”。第二,中共三中全会没有提出新的改革战略,只是确定了经济改革已经形成的事实。

然而,正是在他的第一次“七一”讲话中,他提出了“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八字方针。

而“权力是为了人民,感情是为了人民,利益是为了人民”,这三个字立刻被誉为“新三民主义”。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自2001年提出以来,遭到了党内党外的许多批评和反对。海地学者康·小光将其概括为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和文化精英的联盟,这一联盟得到了知识界的部分认可。

“三个代表”是精英联盟的要求和他们想要的利益。

然而,精英联盟必然会提倡在电脑上玩彩票的集中式政治教学设计。康小光提出“民主政治在当今中国没有必要”,实践中的“三个代表”恰恰是为了保护邓小平南巡后强大资本主义的扩张。

权力的集中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寡头政治。少数人会变富,而大多数人会变穷。这将加深社会差距,“三个代表”将受到斥责。

胡锦涛的“八项方针”和“新三民主义”虽然没有摆脱党八股的出现,但普遍受到欢迎。近日,日本小自由主义者的代表何家东先生写了一篇文章,说“三民主义或新人民主义”是为了遏制极权主义和寡头政治的恶性发展,使“好的市场经济”惠及全体人民,而不仅仅是少数精英。

“三个代表”不能简单地说是“三个代表”的陪衬,而是进一步纠正和为今后的改革和发展指明方向。

何家东先生接着指出:“三个为人民”的提出使新世纪的思想完整,有了一个新的中心,纸上有两个基本点——一个中心:经济社会协调发展。

两个基本点:秩序和自由。

目标是建立一个公民社会(或公民社会-法律社会)。

如果我们继续片面注重经济建设,不改造上层建筑,市场经济就会偏离正确的方向,可能会滑入拉丁美洲模式。

何家东先生认为,“三个代表”和“三个代表”在中国现阶段各有侧重,相互依存。它们既不是简单的逻辑扩展,也不是“点对点”。”

他不同意社会上的“反精英”倾向。他说:“五四时期民粹主义的流行压倒了宪政和民主,把现代化引入歧途。这是过去的一个教训…“三个代表”保护精英联盟的利益,遏制民粹主义的蔓延。

它代表了对新订单的需求。然而,片面强调秩序和稳定以及极权主义和寡头政治的自由放任发展将损害社会弱势群体的利益。因此,需要在言论自由的指导下为正义和平等进行社会斗争。

孙大午案与沈大夫案的异同:孙大午案的判决也在11月初引起了轰动。

孙大午带着3-4句话走出牢房。

这个案子让人想起十年前沈大夫的集资案。

作为一名民营企业家,沈大夫筹集了10亿元,所有程序都到位了。朱镕基以需要整顿金融秩序为由逮捕了沈大夫。中央政府决定判处沈死刑。然而,金融欺诈在当时的法律中并不是死罪。为了完成中央的命令,检查法院和法院判定沈大夫腐败,他显然是一个私营企业。

沈的企业被注册为“集体企业”,以获得良好的声誉,但实际的资金是由他单独提供的。律师辩护中提出的证据没有被接受。正如沈大夫本人所说:“如果朝鲜让我死,我就活不下去。

“今天的孙大午事件有着相同的筹资形式,但结局不同。它在于中国社会的发展。孙大午不仅是一个惠及一个政党的私营企业家,也是政治活动的参与者,与自由民主党有着共同的政治要求和联系。他的被捕不仅被国外和中国香港的主要媒体报道,也被100多家国内媒体报道。因此,不仅回良玉副总理对孙大午案作出了具体指示:“严格依法办事,注重政策”。

此外,胡锦涛总书记还指示:“经济问题不应政治化。

“胡锦涛的指示确实触动了公众舆论的脉搏。

《展望东方》第一期的报道也强调了北京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的观点:“孙大午获救的直接原因在于高层干预,而根本原因在于公众舆论。

“9月底至10月初,河北省司法厅有关领导赴北京与孙大午主要辩护律师朱胡雯举行会谈。双方达成协议:“法院坚持有罪判决,但承诺暂缓判决并立即释放他。律师坚持为无罪辩护,但不再上诉。

“这在中国司法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可以被视为从人治到舆论的让步,从舆论到人治的妥协。

从5月孙志刚案引发的案件受理制度的废除,到10月三中全会将“人权”纳入宪法的决定,从胡锦涛的“事关群众利益的大事”,到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最新经济战略”,我们可以看到胡锦涛的“新政”是倾向于社会弱势群体的。

朱镕基国企改革彻底失败后,东北成了罢工和示威的灾区。如果不从弱势群体和下岗职工的根本利益出发考虑经济战略,国有企业的问题就永远无法解决。

然而,中国弱势群体的命运不如孙大午幸运。这是一群拥有自由民主思想的年轻人。刘地是一名小型不锈钢鼠大学生,他的案件已被检察院退回公安局,证据不足,但不会被释放。

此外,互联网用户多次因“危害国家罪”和“危害政府罪”被判刑。尽管国内外对他们不断给予支持,但他们根本没有触及小日本的领导人。

孙大午的案子似乎得到了解决,因为孙大午是一名私人企业家,这直接影响到中国的外资环境,而自由民主思想的传播者则威胁到日本小专制制度的防线,并将遭到毒打和杀害。

胡雯控制了公众舆论。宁左没有右转。他挖了一个角落。胡锦涛执政一年。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他控制了公众舆论。宁左没有右转。他对自由民主思想的压制甚至超过了文化大革命。这使得他的新政非常矛盾,甚至给人一种削足适履的感觉。

从中央宣传部新闻出版总署6月份的通报到8月份的“不修宪、不政改、不五四”和“三号”指示,最不合理、最强制性的言论自由压制,特别是对网民群体的重判,创下了中国人权状况最糟糕的纪录。

中国的自由民主党主要倡导两件事。一是他们对专制制度的攻击,二是他们对弱势群体的声援和呼吁。这直接推动了中国法制和社会的进步。想象一下,如果媒体不报道孙志刚和刘思怡,严厉的“拘留和遣返”法将如何被废除。“新政”中宣部一年来已完全成为控制舆论的信息管理机构。组织部分离退休干部成立图书报刊评审委员会,对媒体进行实时跟踪。在没有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它毫无理由地禁止任何地方的报纸和书籍。此外,与过去不同,它让人们“偷偷死去”,让大量员工没有食物。对于一些有社会影响力的报纸来说,比如南方,它已经改变了主意,开始关注南方的悲惨局势。许多记者和编辑已经辞职,因为他们采访的手稿被新领导人拍摄了。

从中央政府的宣传到省、地、县的宣传部门,他们都成了思想文化恐怖的杀手。

为了获得动力,改革必须得到人民的支持。现在言论自由已经成为中国人民的政治要求,也是改革的突破口。我真的不明白,胡锦涛先生提出了“新三民主义”来观察人民的感情,他对舆论的控制是如此的僵化和教条,容忍像刘芸山这样的丁家奴隶为所欲为。

压制舆论就是压制舆论,这只能削弱改革的政治基础,挖一个墙角。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